欢迎您访问华贸硅谷律师事务所您是第933654位访问者!
          我所动态
我所动态
业界动态
法学动态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我所动态 > 返回  
我所动态

沈四宝的院长之道[2016-9-2]

沈四宝的院长之道

 

2016817日,沈四宝院长接受《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采访)

 

2016916日,70岁的沈四宝将正式卸任上海大学法学院院长,结束其23年的院长生涯。

在此之前,他曾担任对外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15年,上海大学法学院院长8年。期间,还同时兼任澳门科技大学法学院院长2年。纵观其任职经历,无疑见证了中国法学教育的许多重大事件。

从学者到院长,他教研、行政游刃有余,曾荣获教育部颁发的国家级教学名师奖,参与了《中国外商投资企业法》《对外贸易法》《公司法》和《仲裁法》等多项法律的起草与修订。

在他任期之内,对外贸易大学法律系升格为法学院,国际法专业被评为全国国际法重点学科,在与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中国政法大学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首都唯一的以特色教学为旗帜的国际法重点学科。

学校就像是磨坊,磨盘不是科研,不是造就老师,磨盘是培养学生。学校的工作应该紧紧地围绕这一磨盘转。”817日,沈四宝在华贸硅谷律师事务所会议室如是说。

23年的院长经历,沈四宝已经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里有政府高官、资深法官、成功律师以及新一代的法学院院长等等。

谈及其治院之道,他认为治理一词并不恰当,院长更应该是一个服务者,为老师们服务,为学生服务,并且尽可能延长对学生的服务时间,而非以毕业来论。

   

反思教学理念及方式

沈四宝坦言,他的教学理念更多受其恩师魏振瀛的影响。

1965年,19岁的沈四宝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仅仅担任他班主任9个月的魏振瀛(原北京大学法律系主任)在其之后的留学、留校、任教的重大人生选择上都给出了为师者的中肯建议,沈四宝称之为精神靠山

当老师的宗旨就是帮助学生成功,魏振瀛这句话至今沈四宝铭记在心。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全国法律院校已有四院四系的规模(四院分别是指北京政法学院、华东政法学院、西南政法学院和西北政法学院;四系即是指如下4个大学里设立的4个法律系:北京大学法律系、人民大学法律系、吉林大学法律系和中南财经学院法律系)。他认为,当年正规的法学院校数量虽少,但是质量却不低。

如果我们把文革17年一直奉行的法学教学理念及方式,与当前的法学教学现状作一比较,还是有发人深省的地方。沈四宝在他的演讲录《法律的真谛是实践》序言中回忆自己当年的求学体会。

一是在文革前,教授和老师的基本任务单一而明确,就是培养学生。这是学校工作的重心,其他一切工作都围绕着培养学生这一磨盘转。二是师生关系密切。当时刚成家的班主任魏振瀛,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学生宿舍。第三,强调培养学生们德、智、体全面发展。

师生关系密切到老师对你的了解有时候比自己还要清楚深刻。他慨叹,事实上,由学校创造条件,让优秀的老师与学生们长期、紧密地联系和结合,这是造就优秀学生不可缺少的教学环节。

正是魏老师的言传身教,让他在日后得以悟出一日为师,终身为友”“无高徒,何以成名师的教学信条。

   

法学教育中断

正常的大学生活,沈四宝只过了一年。19665月底,文化大革命爆发。彻底砸烂公检法”“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读书无用论满天飞,北京大学法律系处于停滞状态。

先是停课闹革命,后是全国大串联,学生学习条件基本是没有了。沈四宝也和大多数同学一样过着三餐两躺一场球(每天吃三顿饭,睡两次觉,再打一场球来打发日子)的生活。

自己学的专业突然没了,前途没了。此时的沈四宝感到茫然。

转眼到了1970年毕业之际。这年北大、清华两校作为大学生分配中的一个特殊现象,有了留校生。根据北大校方的指示,法律系共留了9名学生,沈四宝是其中之一。

当然,按当时的要求,大学毕业生首先要去工厂、农村锻炼。作为老师的沈四宝也和同事们到北大仪器厂的车间里当铸工,这种高强度体力劳动持续了两年。在此期间,沈四宝结婚生子,完成了人生大事。

随后,1974年,26岁的沈四宝正式开始了教学生涯,担任北大法律系的第一批工农兵学员班(北大法律系74级学生)的班主任。

在北京市大兴县后沙峪北大分校,沈四宝和学生们同吃同住,我粗略算了一下,工农兵学员学习专业的时间只占30%-40%,其余都在参加运动、劳动、搞社会调查或其他如斗私批修等活动。

当时法律系的张云秀教授、姜同光教授,经济系厉以宁教授都来上过课。现在看来,课程内容都较。比如把西方的公司制度当成资本主义批判而全盘否定,把西方国家的一些法治理念都当成毒草进行铲除,等等。沈四宝回忆说。

现在人们常用十年浩劫来形容文革的漫长和破坏力。其实如果从法治和法学教育的角度,文革对法治和法学教育的影响是无法用时间衡量的。他说。

1977年,全国招生制度恢复。至此,沈四宝经历了中国法学教学从有到无以及从无到有的全过程。

   

著书立说

百废待兴的时期来了。1978年,全国恢复了研究生考试制度。

一旦机会到来,就能开足马力。”32岁的沈四宝开始准备研究生考试。第一年考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毫无英语基础的他败在了英语上。其后,沈四宝每天早上5点起床背英文,将《广播英语》第二册从头到尾背下来,1979年,最终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考上了北大法律系研究生。

1981年,沈四宝远赴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留学。

正是此次出国门开眼界,让他有了毕生奋斗的两个目标——创办一所能够与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相类似的法学院,在这个法学院能够做到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学生能以母校为荣,并对自己的前途充满了信心。二是能创办一个有影响力的律师事务所。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学理念,培养学生成为一个法治人才,培养方式是从培养律师开始。重视理论的同时也更加重视理论和实践的结合。另外,他们的教师队伍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教师都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曾是政府法务人员、成功的律师、合伙人、法官。而我们的老师还都是三门干部(家门、校门、机关门),严重缺乏实践经验。沈四宝解释说。

1983年,已经研究生毕业的沈四宝来到对外贸易大学做助教,主要教授国际商法和公司法。

此后10年,沈四宝潜心教学,著书立说,其中《西方国家公司法概论》是文革后我国第一部介绍西方国家公司法的书籍,一度脱销。之后《国际投资法》《股份制企业的组建和运作》《国际商法》《中国涉外经济法》等著作相继出炉。

   

初当院长

沈四宝的机会来得很突然。

1994年,正值第二次改革开放高潮,待遇欠佳的教师们纷纷走出象牙塔,上山下海下海是去市场,上山就是高攀、走仕途)。贸大法律系四大金刚出走3位,全系开会时常常不足10人。

当时对外贸易大学法律系主任冯大同教授已年满60岁,决定将接力棒交到并非自己学生的沈四宝手中。

当时冯老师是这么说的:他年纪大了,精力不够了,你在年轻的一拨里年龄最大,是兄长,家里有事,你要担当起来。沈四宝二话没说辞掉社会兼职,放弃了金杜律师所发起人的地位。

交班时冯教授对他说:搞教育,要有二才(财),一个是人才,另一个是钱财。要当院长,每年起码要挣5万元用于发最低的奖金和其他费用,否则院长无法当。因当时法学院几乎是人财两空。

沈四宝怕挣不到钱亏待了小青年们,拿出自己做兼职的存款15万存入银行,成就当下去,不成任期3年结束就走人

他规划了第一届任期的三年计划,争取增设法律学专业,作为第一批成员进入JM试点行列;发行《国际商法》年刊,成立国际商法研究所;组建华贸律师事务所;在此基础上,创建法学院。

   

三会人才

 掌舵对外贸易大学法学院时,沈四宝终于有了向目标进发的平台。

刚一上任,他首先建立兼职律师事务所,目的是为了提高教师待遇稳定队伍,也为了使年轻教师能有更多机会参加实践。

于是,沈四宝和焦津洪老师各拿出5000元注册了华贸律师事务所。当时的律师提成比例是三七开,即办案律师拿30%,其余70%全部交给院里支配。

没想到,律师所开始工作不到两星期,就在与人大法律系的地石律师所的竞争中获胜,接到了一个涉外仲裁案,收费15万元。系里的经济问题迎刃而解,半年之后,基本停止了人才外流。

二才的问题解决了,沈四宝觉得还远远不够。以教学方法改革为突破口,走出去、请进来,不断改革我们的教材和教学内容,把法学院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培养出过硬的人才

基于改革开放的需要和外经贸大学的特点,在沈四宝看来,过硬的涉外经贸人才要有三会”——会法律,又懂经贸,还能熟练掌握英语。

事实上,三会人才的提出带动了全院的教学理念、课程设置、教材建设、教学方法和师资队伍的建设。比如在法学院的课程设置方面,除必修的法律课程外,还增加了国际商法”“国际贸易”“西方会计”“国际金融”“进出口业务作为必修课;又如在教学方法上,在国内法学院中率先提出了案例教学法,并编写了国际商法中英文教科书,实现了双语教学模式。

荣誉也接踵而至。2002年国际法专业被评为国家级重点学科2003年设立国际法学博士后流动站。2007年,获评教育部国际化法学人才特色专业建设点及教育部全国双语教学示范点

   

法治需民主

20088月,沈四宝卸任对外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回上海老家担任上海大学法学院院长。这个举动在外界看来难以理解。

沈四宝解释:在贸大工作这么多年,有成就也有不如意的地方,搞管理不够细致,有些问题处理得不够民主。如果还有一次机会当院长,我一定会注意并改正这些问题。

于是,沈四宝成了上海大学当时人事改革的一个试点:担任一名非全日制实质院长。合同约定,一个月不少于一周在法学院工作,负责全面工作。

法治不讲民主,法律就可能会变成工具,这就比较麻烦了。沈四宝决心在上海大学将自己院长的权力锁在集体监督下的笼子里。

两民一治建设,抓民生,抓民主,讲法治。学院建立数十个内部规章,法学院重大问题处理都有规章可作依据。沈四宝认为,在上海大学当法学院院长要比在贸大当院长时成熟的多。

结合上大法学院的特色,沈四宝提出一个口号创特色,入主流,国际化。建立了上海大学ADR和仲裁研究院;开辟国际化办学道路,率先成立国际化法学教学实验班,同时直接培养外国学生;建立网络状的学生实习基地。

事实上,此时,沈四宝的奋斗目标都已实现,他所创办的华贸硅谷律师事务所在国内已有4家分所,在境内外已有20多个联盟所。年近70,他还要边干边总结

2013年,67岁的沈四宝被聘为澳门科技大学法学院院长,任职两年。想到境外试试看,又是私立大学。

热衷于开拓的他对新职务充满兴趣,精力旺盛,坦言与大陆法学院相比,差别很大

首先,没有大陆压力大,不像我们有各种评比,大陆法学院院长一半的精力要应对985211、重点学科、重点基地、精英教育点等等各种名目的评比任务和填写各种表格。另一个方面就是向国家要资源。而且资源分配不均,越来越集中。他说。

在沈四宝看来,法学院总处于评比压力下,老师忙项目,抢发表,教书育人退居二线,这种状态使得学校成了研究院,教授成了研究员。

   “我希望我们有一天,老师们没有争资源、争项目、争发表的负累,可以自由地从事认为最需要的研究课题,花更多时间为学生服务,学校的工作都能围绕培养学生展开。沈四宝说。


隐私条款 | 版权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邮箱登陆 | 网站管理后台
如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电子邮件联系请用hmgg@hmgglaw.com   ICP:08102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