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华贸硅谷律师事务所您是第1235028位访问者!
           业务领域
仲裁与诉讼
公司与金融
FDI与海外投资
国际贸易与反垄断事务部
房地产
知识产权
其他
信托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业务领域 > 返回  
知识产权

知识产权维权需适度-谨防“恶意诉讼”  [2009-3-21]
(2008-05-29 发表于国际商报)

  提起知识产权侵权之诉本是企业保护知识产权的有力武器,然而,在实践中,企业却有可能因为提起侵权之诉,反而惹官司上身,最终向对手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这就是在知识产权侵权领域中愈演愈烈的“恶意诉讼”问题。

  知识产权是法定权利,然而,知识产权保护不能神圣化和绝对化。如果企业纯粹以打压竞争对手为目的,先申请垃圾专利,再恶意提起诉讼,进行不正当竞争或者牟取其他不正当利益,就有可能构成恶意诉讼或滥用知识产权诉权。由于知识产权诉讼时间长,很有可能长达数年才结案。在此期间,如果起诉方利用媒体力量,制造舆论以错误引导消费者,往往使被诉公司往往背着“侵权”的恶名,市场占有量急速滑坡。即使提起恶意诉讼的企业没有赢得侵权判决,但参与诉讼本身就会给被诉企业造成很严重的损失。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已经出现不少滥用知识产权诉权的相关案例,并引起了司法界和企业界的广泛重视。

  2008年4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结了北京明日电器设备有限责任公司诉维纳尔(北京)电气系统有限公司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纠纷一案。该案为北京二中院受理的首例以恶意诉讼为由而提起的知识产权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在此之前,地方法院也已经审理过类似的相关案例,例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12月审结的关于江苏扬中市通发公司诉李中一案。北京二中院没有认定恶意诉讼的存在,而江苏高院则做出了不同结论。

  在北京二中院审结的案件中,涉案双方为经营开关的竞争者。早在2002年和2003年,维纳尔公司获得了关于“熔断器式隔离开关”系列产品的外观设计专利。2005年2月,维纳尔公司在北京二中院起诉明日公司侵犯其外观设计专利权。明日公司在答辩期间立即就涉案四项外观设计专利权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专利复审委员会最终宣告所有涉案专利权全部无效。2007年7月,维纳尔公司向北京二中院撤诉。双方之间的专利侵权纠纷就此暂告一个段落。然而,2007年10月,明日公司向北京市二中院起诉称,维纳尔公司2005年提起的诉讼属于恶意诉讼,因为维纳尔公司将早已进入公知领域的产品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并获得了四项外观设计专利授权。由于维纳尔公司申请法院冻结了该公司的银行账户,影响了其生产经营,给其造成了经济损失。故起诉要求判令维纳尔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20万元。

  江苏高院审结的案件与上述案件主要事实基本相似。李中于2001年12月获得某项“消防用球阀”的实用新型专利。2003年8月,李中状告同样生产消防用球阀的通发公司侵犯其专利权。通发公司在应诉过程中发现李中所获得的专利早在1994年就已被公开,因此属于垃圾专利。通发公司立即向专利复审委员会申请宣告专利无效并获得支持。然而,李中却坚持以”不服无效宣告决定“无由将专利复审委员会告上北京一中院。最终北京一中院维持李中专利无效。在此期间,通发公司被迫继续参与相关诉讼进程,并支出巨大费用。因此,通发公司起诉李中恶意诉讼,并索赔相关经济损失。

  两个案件都直接涉及恶意诉讼的问题。所谓恶意诉讼,最早是起源于英美侵权行为法的概念,一般指故意以他人受到损害为目的,无事实根据和正当理由而提起民事诉讼,并致使相对人在诉讼中遭受损失的行为。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固有的特点就容易催生恶意诉讼,例如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授权不实行实质审查,直接导致大量垃圾专利的产生。因此,知识产权权利人指控他人侵权,在一定程度上具有随意性和广泛性。诉讼本是法定权利,善意的诉讼动机与目的理应受到法律保护。然而,恶意诉讼的动机目的则具有非法性,追求不当目的。鉴于知识产权恶意诉讼带来的巨大危害性,甚至可以成为某些企业打压竞争者的不正当手段,必须予以一定的法律规制,以保护正常的市场秩序,并维护司法权威和诉讼价值。

  目前,我国相关法律中没有关于恶意诉讼的直接规定,只有一些间接与此相关的法律依据。例如,我国《民事诉讼法》第50条第3款规定:“当事人必须依法行使诉讼权利,遵守诉讼秩序,履行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书、裁定书和调解书。”《民法通则》第106条第2款的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专利法》第47条规定:“宣告无效的专利权视为自始即不存在。宣告专利权无效的决定,对在宣告专利权无效前人民法院作出并已执行的专利侵权的判决、裁定,已经履行或者强制执行的专利侵权纠纷处理决定,以及已经履行的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和专利权转让合同,不具有追溯力。但是因专利权人的恶意给他人造成的损失,应当给予赔偿。”

  在实践中,恶意诉讼主要由法院在上述法律依据的基础之上,根据事实情况予以认定。一般而言,容易被认定为恶意诉讼的情况包括:提起不必要的诉讼、诉讼欺诈、恶意错列被告、不合格的非权利人假借权利人之名提起恶意诉讼,从而对另一方当事人产生严重的损失。在恶意诉讼的认定中,法院主要考虑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和主观过错这四个要件,其中当事人是否存在主观过错是最关键的问题。上述两个案例之所以作出截然不同的结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两个当事人的主观状态不同。如果起诉人明知其专利权无依据(例如是垃圾专利)而起诉,则很有可能被认定为是恶意。

  在明日公司案件中,北京二中院认为,鉴于涉案四项外观设计专利被宣告无效的原因在于维纳尔公司在其生产的相关产品的宣传广告和宣传册中公开了相关外观设计,而非将其他自由公知设计或已有设计申请为外观设计专利,故据此不能得出被告维纳尔公司恶意申请涉案外观设计专利的结论。在四项外观设计专利最终被宣告为无效时,被告也及时申请撤回起诉。且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有效性的判断具有一定的专业性,明日公司亦没有证据证明维纳尔公司指控其生产、制造的侵权产品的外观设计有其他来源,故明日公司主张被告明知涉案专利不符合授权条件而提起侵犯专利权的诉讼并以此方式恶意侵害原告的相关权利,依据不足。

  相反,在江苏高院审理的案件中,事实表明,李中所获得的专利早在1994年就已被他人公开,因此属于垃圾专利。李中明知“消防用球阀” 实用新型专利申请不符合专利法关于授予专利权的实质条件,恶意申请并获得专利授权,继而控告他人侵犯其专利权,将无辜的被告拖入专利侵权诉讼、专利行政诉讼等诉讼漩涡, 干扰其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其行为已严重背离专利制度设立的宗旨,侵害了他人合法权益,客观上给通发公司造成损害,已构成恶意诉讼,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目前,我国《专利法》正处于修订过程之中。针对知识产权恶意诉讼愈演愈烈的情况,已经有学者建议在《专利法》中规定针对恶意诉讼作出明确规定。相信随着相关法律的修订和司法实践的日益成熟,关于知识产权恶意诉讼的法律规则会更加完善。我们的企业应充分的利用知识产权法律来保护自身合法权益,时刻谨防恶意诉讼。一方面,企业绝不能滥用知识产权诉权;另一方面,企业在面临恶意侵权诉讼时,要学会运用法律手段大胆质疑,并予以有力抵制。

隐私条款 | 版权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邮箱登陆 | 网站管理后台
如您有任何意见或建议,电子邮件联系请用hmgg@hmgglaw.com   ICP:08102447